绵江第一峰九堡镇铜钵山

2011年08月18日 16:11:17


“偷得浮生半日闲”。一日,以朝圣者虔诚而又闲适的心情,登上了铜钵山,走进了云的深处。

    铜钵山,位于瑞金市城西北35公里处的九堡镇莲塘村境内,自古素有“金钟震三县”之说。它宛若一条巨大的游龙,自东南向西北逶迤,与毗邻的宁都、于都县缠绵相连。相传唐代僧人在山上建庙宇时,“掘地得一铜钵”而得名。因主峰“高入云表,云气常罩其顶”,故旧时有“铜钵云樵”之美称。

    被誉为“绵江第一峰”的主峰,耸峙在铜钵山八百八十多米高的峰巅,颇有高山仰止之感。上山的古道,原是石阶小路,犹如一条弯弯曲曲的飘带,在山际间盘旋。近年新修的盘山公路,虽宽阔多了,可仍是泥巴路面,游人到了山脚下,只能徒步上山。

    山高,仿佛天也在升高。走进铜钵山,天空晴碧,青山如黛,树影婆娑,满眼绿意,无不弥漫着清馨的山野气息和花草树木的芳香。地面被近日来的雨打湿了,树上的露珠像钻石一般耀目争辉。

    走在陡峭难行的山路上,脚步就像灌了铅似的,显得格外的滞重和迟缓。后来走着,走着,似乎有一种力量在牵引着,推搡着,觉得人越来越轻松,步伐也越来越快了。走到半山腰,偶尔驻足,才知道原来是白云在牵衣,是这些淡淡而又绚丽的精灵在引领着我们前行。只见那走动的脚下,山路的两边,一缕缕、一抹抹、一团团又薄,又细,如棉,似纱的轻云,沿着山脊在肆意地升腾,霎时溢过路面,掠过山际,簇拥着,飘荡着,缠裹在身旁……咦,这袅袅升腾的云絮,分明是在与我们竞相赛跑,嬉戏追逐!它们时而在前面招手呼唤,时而又仿佛在身后奋力推赶。有的云朵飘飞得很低,几乎贴近了路面,好像有意让我们俯首可拾,伸手可捉,纵情地亲近、抚摸;有时看见我们疲乏了,困倦了,它们颇通灵性,似乎也放慢了脚步,停下来等待着我们。看着这逸迩飘飞、前呼后拥的云朵,一路款款随行的奇妙景致,怎不令人有“人在山中走,云随人飘舞”,羽化登仙,飘然遗世,“出凡尘喧嚣之外,入虚无缥缈之间”之感呢?

    终于到达了主峰。独自走到主峰的东侧,盘腿抱膝坐在“腾云石”上。周遭没有喧嚣,没有烦躁,那些繁琐喧闹的尘嚣,那些曾经有过不忍卒说的痛楚,此刻似乎都已远离,只有那渺渺茫茫、时卷时舒的云絮,在悠闲自在地飘飞;只有我独坐的身影,成为这铜钵山上的一景。

    往下俯看,铜钵山云若霞飞,妙不可言。那湛蓝的天幕下飘忽浮动着的朵朵白云,轻盈舒卷,潇洒飘逸,有时像群洁白的鸽子,栖息在山的顶端;有时又像团团飞絮,缠绕在山腰,强烈地映衬出天空的清澄,山峰的高峻,使人感到开阔、豁达和高远。有的扑朔迷离,有的纹丝不动,似乎频频颔首致意,那轻松的,舒展的,蜷缩的,流动的,静止的,或欢笑,或沉郁,杂然相错,极尽千姿百态、仪态万方的变化之妙,真使人目不暇接,心生无限感慨。

    我专注而沉默,平和而心静,坐着,看着,似乎呆了,也傻了,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身在何处,总觉得恍兮惚兮,如梦似幻,仿佛俗世宠辱皆忘,红尘名利均消。不知不觉中,一具凡骨俗胎竟有仙风道骨的飘渺,竟顿悟出古人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”的深蕴意境。蓦然间,我仿佛觉得,自己也变成了一朵淡淡的白云,且融入了它们那恣意舒展、轻盈飘飞的行列。

    “要下雨啦,快点走哇!”突然,一阵急促的呼喊声,把我的沉思和遐想打断。原来是我的同伴在催促我赶快下山躲雨。我不禁抬眼四望,先前堆积在山岭一隅的白云,不知何时散退了,流走了,继而化作轻烟完全消失了。片刻,层层混浊的浓云,重重叠叠包裹着,压抑着山峦,或焦如古铜,或蒸如蓝烟,仿佛岌岌可危,一场急风骤雨好像就要来临。我的心头不觉一阵沉重。只见山顶上的游客,一个个惊慌失色,急匆匆地往山下的寺庙里跑。须臾间,果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。我没有走,更没有跑,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“腾云石”上,像一根风化了的石柱,任凭丝丝缕缕的雨丝在身上飘洒,尽情地浸透干渴的心田。

    不一会,雨停了,天空里又出现了一抹抹淡淡的白云。走在下山的路上,我眼前宛然出现一千多年前苏轼老夫子在沙湖道中遇雨的情景,他竹杖芒鞋,徐步缓行,依然从容吟啸: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回头望去,铜钵山经过一场阵雨的洗涤,一番飞云的拂拭,似乎更显得青碧如玉、妖娆妩媚……(宋一叶)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