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溪历史上的名人

2011年07月26日 14:48:11
   1.罗孟稳

  附:《罗公孟稳传》

  太史公曰,缓急人所有也,虽游侠之行不轨于正义,而能赴人之急,存活人之死亡,亦载之七十列传中,况富而好行其德者,其存活人尤众,则于圣王仁育之治不为无助,予往修邑乘,每逢义行,喜留连而乐道之,密溪罗公其一焉,公名孟稳,姓罗,瑞金承乡一里人也,家颇饶裕,性仁恕,遇有饥寒者,輙恻然若身受,明天顺中,豫章属邑,皆大饥,而赣尤甚,天子下诏邑县史赈济,公载谷五百余石,至赣以助赈,按台提请于朝,勅建尚义坊以旌之,他若周恤三族,及闾党诸善事,亦不胜枚举焉,然公平素不爱华靡,非义所在分毫不妄费,然则公之好施,岂动于一时慷慨之情者,此哉。

   2.罗台山

  附:《罗台山述》:

  台山名有高,宁都瑞金人,曾祖万搏,祖遇封县学生,父让太学生。台山少而雄伟,年十六补诸生,其明年,寓于都萧氏别业偏读所藏书。因慨然慕古剑侠者,流习技勇治兵,众言视同学,生蔑如也,久之,人有道,于都宋道原之为人也,治先儒书谨,绳尺躬孝弟之行。君子人也。台山闻心动,欲一见道原,会府试赣州度道原必在,往访果得之,自陈所学,道原不许,台山盛气辩之,道原曰:“幸少安,为子剖其理,昔横渠先生见范文正公,言兵事,公弗善也,授以中庸足下之学,视横渠何如,吾弗敢知使如横渠,固班儒者所尚也,况未必如此也,天生蒸民有物,有则视听,貌言思物也明,聪恭从处则也,能全是理而后能有其身,能有其身而后闺门顺,叙而家齐,达而行之,若有源之水。有根之木,滂沛條达,无湮夭折之患,及其成也,身享而道泰,故足乐也,今察足下气浮而言疾,神明扰扰,常若有营,以此游于世,得免刑戮?毋累父母兄弟足矣,尚求有济于天下乎?”台山面赤汗沾背,四肢局缩不自容,请曰:“何以教我”,道原曰:“子明悟绝人,反而求之怕宋五,子其师也”。嗣后过众甚密,一日,道原屏人肃衣冠跪而泣曰:“子蔽锢深矣,诚不忍以子相爱之,诚听子沦堕也”,台山亦跪而泣曰:“何以教我”,道原乃出其所,作持主一二,铭曰:“勉为之”,已而道。台山见赣州邓先生,邓先生名元昌,笃于儒书,尤喜明道象山阳明,念菴诸先生之论学也,因诸先生之论,以上闚六经孔孟之文旁推曲,证多创获之旨,年二十余,谒宁化雷公贯一,遂受业于门,每有陈说,雷公曰:“子忒煞聪明,然譬诸活水银,吾惧其流也。”居岁余而归,乾隆二十七年,学使谢公祭优行贡太学,遂如京师,予时方待尚书,公于邸舍,一日,遇编修彭衣春,得台山试卷,奇之,遂造访焉。已而文字往来日密,三十年秋,尚书公主顺天乡试,予邀台山,习静于苏州会馆,榜发,台山得举,其年终,予南还,明年台山下第归过予,众复与予闭关七旬,静中瞥然识得学问,头恼自谓于人,予处决定不疑矣。予友汪大绅治儒释义,众言才辨无疑,见台山而心折。

  台山没,其文多散佚,道原致书鲁洁,非得搜讨其文,録而传之,而首以属予,予尝録台山文为一集,至是将益广之,顾念吾尔人平昔契好之诚,磋之密,其可以无言,遂论次其本末为之述以念之同好焉。

  附:瑞金县志传记

  罗有高(1733--1779),字台山,九堡密溪村人。清乾隆三十年(1765)举人。后曾两次赴京应试未中,他奋志读书,以博雅闻海内。能拳勇,善击剑;又工古文辞,潜心理学,终身以钻研儒道,佛学为业,造诣极深。广交流,多次远游江、浙、闽、粤,足迹远至北京,与当时的名士鲁絮非,彭芝庭交谊甚笃。

  有高聪颖好学,性格倔强。他听到于都宋道原对宋朝以来的理学名家有很深研究,便专程慕名拜访,并自述个人种种见解。他尤其喜欢程颢、陆九渊、王守仁的学术,“旁推曲证,颇多心得”。同时还把理学家们的主张视为终生信条。在受业于宁化雷鋐名下时.他的见解常常使雷惊异。雷曾说:“子太聪明,如水银泼地,吾惧其流也”。有高乡试中试后,同彭绍升相友善,多次前往苏州,与彭同游寺院,共修净业,深究《华严经》、《上乘经》等佛学经典。他一生受过儒、道、释名家思想的影响,可他的思想核心仍是懦家的天命论。但是,他认为人的才能参差不一,不属天赋,关键在学,学又在能否坚持不懈,精力集中,不杂学种种。同时还引用荀子关于人定胜天及贵在坚持的观点来说明这一道理。

  在文学方面,罗有高以散文见长。洪钧曾肯定其自成特色。有高的挚友彭绍升对他“自树一帜”的特色大加赞赏。他的文章能取众家之长,且在乾隆汉学大兴之时,济以训诂、辞章等扎实的学问,使其散文由博返约,独树一帜,他在《复彭允初书》中曾论述自已对何谓文、何谓道,及其两者之关系等一系列重大问题的看法时,他指出,任何作品都是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体,不可强分为二。并强调指出:“泥文求道”和“缘道为文”两种偏向都是违背文学规律的。至于后者,他留给后世的作品约有诗60首、散文百篇、八股文10篇。其论说精微独到,命意颇新,记叙也流畅清新,又多奇倔之笔。如《石竹山房记》不过区区360字,由赞颂自然之石与竹入篇及人,然后转述作文的缘起,得出“士苟志竹而师石.释回增美 ,严善过以求止,其庶几矣乎”的结论,详略得当。虚实适度,恰到好处。他的传世之作主要有《尊闻居世集》8卷,经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列入第一批整理项目。

  罗有高卒于故里,葬在当地,其墓今存。为纪念这位乡贤,民国年间,瑞金县象湖镇自云龙桥北端经烟叶街至下坊一段,曾命名为台山路。

  -----《瑞金县志•人物》中央文献出版社,1993年版第885页。

  附:罗君台山墓志铭

  罗君台山,以乾隆丁酉与余定交于京师。相遇从者岁余,明年戊戌五月君会试报罢,别余南归,已亥闻其讣,又明年庚子,余为江西按察使乃檄宁都州知州。趣其子之明,赴南昌问故,于是之明以遗集来,且云将卜葬于某原,而请予为志墓之文。台山少英绝人。年十六补博士弟子。慕古豪侠奇伟之行,习技勇,治兵家言,以之于都宋昌图授以持敬主一二铭。赣县邓元昌劝读儒先书。乃由程、朱、陆、王诸子之训。上述六经,语孟之恉,年二十余又受业于通政使雷公鋐,公,故儒者,诚曰:“子聪慧吾懼其流也。”由是归克守约,务为实践。壬午以优行贡太学。至京师与彭进士绍升友善。以性命之学相劘切,乙酉中,顺天乡试,明年響繁苑,恐谢及怀娱太息中,夜持盈守廉朔有情者,呜呼。先生斩匕铮匕杰挺其干,危力以警,束躬名教,切墨引绳,正内正外,修房修庭,裁情度事,直婉而行,不畏强。不侮鳏寡,不近声色,不违规矩,热胆焦肝,赤心为祖,前功来竟,懼伤厥考,后嗣弗振,懼车无辅力。悠魂疲,咯血如注。呜呼,先生而不永年,彷徨徘徊,彼苍者天,彼苍者天,吾谁适从,我芳椒,伐我梧桐,且睇彼梧桐,琴瑟之要。我操其音,孤孿夜啸,彼美人合,山巅水涯,呜呼。

  3.罗大用

  附:《翰林院编修宁周先生传》

  族叔高祖,宁周先生,讳大用,世派大柁,泽山翁之子,公侣翁之孙也。溯厥生前不幸中之幸,观其身后,又幸中之不幸也。先生幼聪慧,读书过目成诵,比长经术湛深,作文掇笔立就,制艺力追章罗,生辣古奥,耻为月露风云浮薄不根之文,是以不投时好,屡见之于主司,遭逢不幸,课读深山,韬晦沉沦,人几嗤其终老扉下,熟意有志竟成,否极而泰,不鸣则已,鸣则惊人,不飞则已,飞则冲天。年七十受知于督学李,补弟子员,甲子恩科秋闱乡试,钦赐举人,春闱会试,钦点韩林院编修,以名爵齿德推重,阖邑乡族称之,后人则之,非不幸中之幸欤。方期燕翼诒谋,诗礼传家,永诏缥缃世业,无如修德不获报,积善乃致穷。没世后,家无担石,室如悬磬,子孙式微,卒至难问,非幸中之不幸哉,虽然天道有循环,人事岂无兴替,生前之宠荣,诚足多矣,身后之寥落不必悲也,况圣人以斯文之兴丧,为道流之绝读,今先生以斯文光照前烈,启佑后贤,盖千载不朽,子孙成败,天耶抑命耶。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