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伯华:征战数闯“鬼门关”

2011年09月19日 18:06:13
 

刘伯华:征战数闯“鬼门关”

林有生  危成  见习记者张福明

     【人物档案】刘伯华,男,九堡羊角村人,19192月生,1934年参加红军,193612月入党,历任红一方面军少共国际师通信员、八路军11568团看护班长、苏鲁豫卫生队司药、新四军37旅卫生处医生、所长,东北同盟军6支队、辽吉军区五分队卫生队队长,162师卫生部副部长;建国后曾任湖南省邵阳军分区卫生处处长、中国建工部卫生处副处长、信阳专署卫生处处长、信阳地区卫生局局长、信阳地区文化教育委员会顾问,1983年离休。

     4 月17 ,在信阳市一家医院的老干病房,我们见到了刘老。两年前,刘老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不慎跌了一跤,腰部受到损伤,自此,他不得不趟在医院接受治疗。

     有客自老家来,刘老乐得像个小孩,每次哈哈大笑,总让我们看到他满口整齐白亮的牙齿。其夫人告诉我们,在医院这么长的日子里,难得见到他今天这么开心。在夫人的鼓励下,刘老躺在病床上给我们唱起了两首苏区时期的红军歌曲:“当兵就要当红军,处处工农来欢迎,官长士兵饷一样,没有人来压迫人……”

     “刘老的身体一贯很好,”刘老所在的干休所副所长介绍:“在他90岁的时候,他还整天骑个单车满街跑,我们和他家人都为他担心,不让他骑车了,他不干。要不是前年跌了一跤,没准还在街上跑呢!”

     刘老的酒量大得超乎寻常,据说年轻时喝五斤白酒不醉。让这位副所长印象深刻的是,刘老在七十几岁那年,有次他和几位江西老乡小聚,一顿饭工夫他喝下了一斤多“四特”酒,依旧谈笑自如……

     1985年,刘老偕同家人一道回过老家瑞金,并在沙洲坝红井边上合影留念。“现在瑞金怎么样了?”病房里的刘老念念不忘家乡,伸长了脖子听我们讲家乡的变化。高兴之余,老人家执意今年要回趟老家看看。

     19342月,未满15岁的新春子用大名“刘伯华”和另外两个堂兄一起报名参加了红军,成为部队的一名卫生员。

  193410月,刘伯华跟随部队从大柏地出发,开始长征。11月,红军经湘江突围北上,与国民党部队激战了99夜。刘伯华遭遇了最为凶险的一关。

  当时,几十万的敌军在红军身后穷追不舍,即将形成合围之势,因寡不敌众,红军紧急过江。刘伯华跟随先头部队刚过了桥,敌人就冲了上来,刘伯华掉队走在连队的最后面,敌人追在他身后边开枪边喊:“小鬼别跑!抓活的……”这一次,刘伯华与追兵相距仅有50米左右,他侥幸逃离了。而在他身后,很多红军战士壮烈牺牲……

  19359月,刘伯华随同部队经过六盘山。一天中午,3架国民党的飞机不停地追着山间的红军轰炸。一颗炸弹落在了刘伯华的身边,他和旁边的战友们赶紧卧倒,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之后,刘伯华以为自己完了,待苏醒过来,他发现身边的炊事员已经牺牲了,自己的背包被弹片削飞了,想站却站不起来,胳膊也动弹不得,自己的脑袋上有个洞,血一个劲儿地往外涌,腰部也被弹片穿破,全身竟然感觉不到痛。刘伯华就这样趴在地上好长一段时间,直到后来卫生员发现了他,帮他用纱布、绷带简单地包扎一下伤口。

  几天后,护士长为刘伯华换药,见他头上的纱布一解,鲜血往外直喷,伤口露着骨碴。护士长伤心得落泪,在旁边小声地对医生说:“这孩子怕是救不了了。”医生也摇头叹息。刘伯华听见了,想告诉他们:“我不可能死的,我清醒着呢!”可是努力张了半天嘴,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 一个星期过去了,医生和护士长再给他换纱布时,他们惊奇地发现,刘伯华的伤口竟然开始愈合了!

  19379月,在获悉一支日军要途经平型关从河北向山西进犯的情报后,八路军决定予以阻击。此时的刘伯华已是八路军115685团的一名战士。 924深夜,刘伯华与战友们吃了一顿土豆后,从五台山营地向平型关进发,于次日凌晨四、五点钟到达关口。部队在大路两侧的山头上埋伏了下来。约两个时辰后,几架日军侦察飞机从战士们的头顶上飞过,不一会儿,一辆辆汽车载着黑压压的日本兵从山下的大路上开过来,距离越来越近……“打!”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,刘伯华和战友们一道,手榴弹、机枪、步枪齐发,把日军打得晕头转向,鬼子全乱了套,虽负隅顽抗,但在3个小时内,八路军一举歼灭日本鬼子1000多人,并缴获大量武器、车辆。

  在随后的战场清理中,刘伯华拣到一块日本兵的手表。日军所携带的大量饼干、罐头和米饼,着实让刘伯华和战友们开了次“洋荤”。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