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洪辉:冒死背回一个空军司令员

2011年09月19日 15:36:41
 

刘洪辉:冒死背回一个空军司令员

□刘春华 林有生 危成 见习记者张福明

  【人物档案】  刘洪辉,男,1916年生于瑞金县九堡乡羊角村岭下小组,19325月参加红军,历任战士、卫生队看护员、司药、医生、医疗队长、吉林军区第二十二后方医院副院长、卫生技术学校副校长,第四野战军后勤第四十二后方医院、江西军区医院院长,后勤学院卫生勤务系卫勤教研室主任,军事医学科学院第六所副所长等职务;中华人民共和国八一勋章、独立自由勋章、解放勋章获得者。

  95岁的刘洪辉虽然个子不高,但走路很稳健,声音仍然洪亮。 413中午两点多我们来到刘老在北京的家,刘老正卧床休息,保姆告诉他“老家来人了”,他很是高兴,立马来到客厅,招呼我们坐下。

  干休所里,刘老的房子不大,室内摆设比较简陋,他身上的衣着非常朴素。因患有肺炎,刘老家中备有几个氧气瓶,采访数十分钟后,保姆给他戴上输氧管,并提醒我们稍事休息,好让刘老的呼吸更为顺畅。刘老听力正常,思路清晰,我们与他的交流比较轻松。从1932年参加红军,到长征途中的转战,刘老慢慢回忆,娓娓道来。

  “我13岁之前就没了父母,跟随两个叔叔一起生活,日子过得非常艰苦,缺食少穿,因为没盐吃,人人都脸部发黄、身体浮肿”。

  “当初参加红军的想法很简单”,刘老告诉我们:“那时我们瑞金有很多红军的队伍,1932年的5月,那天我和伙伴们在山上砍柴,其中有人说:当兵去吧!大伙儿一商量,七、八个人就这么全都去了!”

  刘老回忆,他参加红军后被分配在瑞金独立团,1933年初红三师(即“瑞金师”)成立后,他成为红一军团第三师七团一营三连战士。“中央苏区时期,瑞金有很多军事学校:炮兵学校、步兵学校、通讯学校、卫生学校……”,刘老说,大约一年后,他被安排到坪山岗(叶坪乡松坪村)红军通讯学校第二队旗语训练班,接受了为期近半年的旗语专业培训。

  自此,苦命娃刘洪辉成了一名“红小鬼”,开始了他的革命征程……

  转岗:从“旗语兵”到卫生勤务专家

  19339月底,刘洪辉从红军通讯学校旗语通讯训练班毕业后,被通知到驻扎在福建省建宁县的红军总司令部报到,总司令部通讯局把他分配在第九军团。恰逢罗炳辉去第九军团当军团长,部队首长便安排他随军团长同行。在一个加强排的护送下,刘洪辉和军团长经过三天的跋涉,顺利到达江西省黎川县南部宏村地区的红三师司令部。

  12月中旬,部队进行精简整编,因为旗语通讯开展不了,刘洪辉由司令部通讯排调到师卫生队当了一名通信员。19342月,军团成立卫生部,并与红三师卫生队合并。为保障红军指战员负伤后能得到及时的救护和治疗,军团卫生部积极组织担架连(营),派出医生和看护员组建救护站,到各团救护所将伤员接回到军团卫生部救护站,实施进一步的包扎、止血、换药和抢救,把重伤员送往后方医院。由于战斗激烈又频繁,部队伤亡大,军团卫生部的阵地抢救任务和战斗间的医疗任务非常繁重,刘洪辉和战友们的救护所就开设在紧靠前沿的阵地上,冒着敌人的炮火抢救伤员。

      护送抗日先遣队七军团过闽江北上后,第九军团回到苏区,在长汀县东南部进行休整训练,为长汀保卫战作准备。期间,军团卫生部加紧举办看护员和卫生员训练班,就在这时,刘洪辉参加了看护员培训,在卫生部长的带领下,与战友们一道上山去挖中草药,解决部队的缺药问题。

      1936年元月,刘洪辉开始担任卫生队司药,两年后,他做起了医生,并逐渐走上卫生队、医疗队、野战医院等医疗机构的领导岗位,奋战在救死扶伤的一线岗位上。解放后,刘洪辉先后在第一、第二军医大学学习,并先后担任后勤学院卫勤教研室主任、军事医学科学院第六所副所长等职务。

救人:冒死背回个空军司令员

  1934年,国民党军队开始全力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五次“围剿”。 在保卫建宁的战斗中,9军团与敌人展开反复的阵地争夺,因红军的武器装备无法和国民党正规军相比,中央苏区的形势非常糟糕,红军吃了不少败仗。

  为了及时救助伤员,军团卫生部在紧靠阵地的一个小树林里设立了医疗站,救治伤员。战斗从天亮打到天快黑,9军团抵挡不住,决定全线撤退。撤退的时候,司令部忘了通知卫生部,部队已经全线后撤了,卫生部的同志们仍然在树林里抢救伤员。待9军团战斗部队撤退到二线阵地进行防御时,清点部队,才发现卫生部还在原处,于是,部队首长立即派出通信员骑马飞奔回来通知。已经摸上来的敌人离卫生部所在地只有两三百米的距离了。就在这紧要关头,骑马的通信员也赶回来了,他一边向卫生部飞奔而来,一边大声地喊:“快跑啊,敌人上来了!” 卫生部的战士们一听,赶紧抬的抬,背的背,拖的拖,匆匆忙忙往后方跑。刘洪辉抓起身边的一个伤员背着就跑。  敌人叫喊着缴枪,对红军猛烈射击,子弹雨点般打在刘洪辉脚下的水稻田里,溅得他满身泥水。刘洪辉与卫生部全体战士临危不惧,冒着密集的枪弹,硬是把全部伤员抢运出来,转移到安全地点。

  事后刘洪辉才知道,他背出来的伤员是一个指导员,叫刘孝德,刘孝德后来改名叫刘昂,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一职。上世纪80年代,刘洪辉与在庐山疗养的刘昂邂逅,刘昂指着刘洪辉对孩子们说:“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当年就是他把我背出来的。”

新闻网新闻热线:0797-2557296